芳草萋萋最近動態
夏日陽光下的九重葛,與花同時爭艷的是家屋一角和藍天。
左側欄有奇蹟男孩的訪問錄音檔,有興趣請點閱。
繼續忙著養小孩、看影片和打字。
老一輩的人常說礁溪是顆夜明珠,附近鄉鎮潛入沉靜之際,它的燈火依然熠熠閃爍,老人家憶起的應該是在1980年代礁溪繁華時期,入夜後仍歌舞昇平、樂聲不斷,酒番文化所帶來的觀光業,不但讓礁溪財源豐收,遠遠勝過宜蘭其他鄉鎮,有如夜明珠般閃耀。
知名作家黃春明小說「莎呦娜啦,再見」,清楚勾勒出當時礁溪燈紅酒綠的輪廓,小說寫著一個商員奉上司之命帶著七名日本客人到礁溪尋芳買春,無奈的是其內心充滿掙扎與矛盾,卻苦於找不到宣洩,後在搭火車的途中,無意間遇到一名預赴日本讀書的學生,找到了巧妙的解決辦法。文中日本人所住宿的礁溪碧山莊溫泉旅社,雖為虛構,但卻是當時溫泉鄉的縮影。
這時期的礁溪溫泉區集中了宜蘭縣最多的飯店、旅社、浴池和餐廳,「小北投礁溪」的豔名遠播,成了夜生活的最佳代名詞。
但礁溪在步入90年代後面臨考驗,一成不變的溫泉酒番文化風貌已難吸引喜好刺激的消費者,再加上經濟不景氣,夜明珠彷彿蒙上了塵埃。不過危機就是轉機,在近十多年來,礁溪各界努力洗刷胭脂味,極力營造溫泉休閒的健康形象,舉辦礁溪溫泉觀光文化節,更利用溫泉與農業、養殖業的結合,發展出另條新產業。
雪山隧道開通後,縮短了台北與宜蘭的距離,帶來了更多的觀光商機,蛻變後礁溪正積極地向來往的旅人證明,不單單在夜晚放大光明,即便是白天也能綻放出光亮。

出發,尋找真正的礁溪
礁溪溫泉遠近馳名,無色無味,被譽為溫泉中的溫泉,加上其位於平地容易親近,深受遊客喜愛。來礁溪旅遊最悠閒的方式就是直接向飯店訂宿,礁溪飯店林立,從五星級尊貴享受到平民化自助,總類應有盡有,旅客可以享用飯店高級設施,如泡湯、游泳、溫泉SPA,也可以參加飯店安排的短暫旅程,然後再打包行李賦歸。
住在台北的友人S就是如此,她說礁溪就是泡湯啊,找個漂亮的浴盆讓自己舒舒服服躺進去,若眼前是整片落地窗,就再好也不過,戶外美景一覽無疑,就算不虛此行。
我聽了直覺可惜,不得不趕緊將S從幻想中的檜木桶裡拉起,拿了張礁溪地圖攤在她面前,指著圖中蔣渭水高速公路的頭城交流道:「走,就從這裡開始,我們去尋找真正的礁溪!」
有那麼幾秒覺得自己真像漫畫航海王裡的魯夫,信心滿滿地喊著「我要成為海賊王!」這般熱血,至於什麼才是「真正的礁溪」,不管了,賭上我阿公的至理名言——礁溪是顆夜明珠,我只讓S知道礁溪不僅僅只有溫泉泡湯,出發點就是如此簡單。
想法簡單,但執行起來卻不容易。
下交流道後兩邊商家招牌看來陌生,上回到礁溪不過兩年前,但街道風貌卻已改變,看著以為熟悉卻偏偏陌生的礁溪,連自己都覺得迷糊起來了。S問我該先往哪走好,還來不及回答,突起山丘已在眼前,我竟然覺得鬆了口氣:「右轉,然後停下來!」
礁溪公園還在,經過多次整修的旅遊服務中心也還在,我拉著S在園內林蔭走動,或許是天熱緣故,來往遊客零星,一名在路旁掃地的婦人不忘發揮熱腸本性,囑咐來往行人注意公園草叢、草皮內正有多蛇橫行,我點頭致謝,趕忙拉著S跳出草地。
公園旁的溫泉游泳池在環山圍繞下,氣氛悠閒,泳池不大,但設有露天SPA區及幼兒池,設備簡單,收費低廉,相當經濟實惠,尤其適合全家共游。
上了山丘圓頂,正是露天礁溪劇場所在地,這是一個開放式的表演舞台,台下特製的木質長條椅,約可提供300個觀眾席,上回聽住在宜蘭的朋友說,有個周六夜晚曾在這裡聆聽陳明章演唱,令她熱血沸騰,如今我也坐在相同的台下,只是劇場裡僅有我和S,以及舞台旁正在施工的工人,其中一名戴著工地帽的男子向我們招手:「你們有人掉錢包嗎?我剛剛撿到一個。」我的皮夾穩當地擱在牛仔褲口袋裡,S則向我搖頭。
「不是我們的。」我說。
「那就好。」男子曬得黝黑,眼神炯然發亮,他提醒著說:「別忘了晚上來看戲!」

溫泉鄉的花樣年華
礁溪以泡湯旅遊著名,當然飯店林立,站在馬路上,隨便抬頭仰望,大樓櫛比鱗次,記憶中原為荒草蔓生的土地也加入了增建的行列,不用精準數字,也知道建築物的密度比我過去所認識的礁溪高多了,不僅如此,連老舊飯店、旅社也紛紛翻修,礁溪路兩側商店內的投射燈簡直跟太陽一樣耀眼,假日礁溪街景一片繁榮,人潮有如滔滔波浪,湧進礁溪的大街小巷。
礁溪路五段與德陽路交岔口的那幾攤熱炒還在,只是未到營業時間,生財器具都還綑綁著,還記得多年前曾和三五好友深夜在此打牙祭一事,憶起辦桌才會出現的超薄粉紅色塑膠墊以及同色系的碗盤組,還真令人懷念,聽我講起這段往事,S卻皺眉敬謝不敏,她對德陽街裡的餐館、飯店飲食較有興趣,直嚷嚷著要往裡走。
為迎合遊客所好,礁溪餐飲呈現多樣化,小火鍋、合菜、簡餐、義大利麵……當然也少不了掛上宜蘭風味餐招牌的在地美食,供君選擇,除此之外,還發現多了幾間按摩養生會館,乍看還真有身在淡水的錯覺。
礁溪仰賴觀光,當環境改變,營運生態自然也會隨之波動,街道掛起連鎖店招牌,店內裝潢美輪美奐,就連站在門前招攬生意的「跑堂」,制服筆挺得像極了白馬王子或是公主的模樣,他們笑容可掬,慇勤地向路過的每個人招手。與我摩肩擦踵的遊客,光看裝扮就知道以外地來的居多,尤其是那些露肩的美少女和戴帽子的型男,雪隧通車降低了出遊的門檻,不需要住宿也能盡情宜蘭遊,當然其中也不乏家庭旅行,人人手中提著大包小包宜蘭名產如滷味、牛舌餅、麻糬等等,在擁擠人潮中緊緊相依。
這個十字路口正好是夜市匯聚地,距離名產店家、大部分的飯店都不算遠,作為礁溪之旅的中心點實為不錯的選擇。

礁溪的移動城堡
S依照網路搜尋而來的旅遊美食資訊,拉我走進礁溪路上一間間宜蘭名產店,在燈光下閃閃發亮的冰釀滷味、印有蘭陽美女相的超薄宜蘭餅、傳來陣陣奶油撲鼻香麵包店裡的手工麻糬和桂圓蛋糕,袋子裡裝滿美食,但她似乎仍不滿足。「走!再前面一點,聽說是郵局旁邊,還有好吃的蔥油餅。」
曾幾何時換S成了帶路人,真讓人哭笑不得,她一路催促,我卻對街一棟歪歪斜斜、橫樑外露的建築感到好奇,不由自主停下腳步。想起數年前曾經過,正納悶那個形似廢墟的工地為何物,這下謎底可揭曉了,在那三個刻意鐵鏽了長條招牌上的字樣分別是「礁溪鄉衛生所」、「礁溪鄉戶政事務所」、「新住民生活學習館」。
和S嘰嘰喳喳聊起巴塞隆納高第建築風格和維也納百水先生,尤其是後者所建的百水公寓,頂樓牆壁全是植物,不規則的建築線條,人與自然共處的平衡生態,這棟怪異建築物也有異曲同工之處,真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字眼來形容,只聽見從我身後趕來,滿嘴還塞著牛舌餅的S大呼:「哇!這不就是霍爾的移動城堡嗎!」
我笑了,的確,不過這可是礁溪的移動城堡。

熱情包子和蔥油餅
走出峰迴路轉的建築物後,S朝思暮想的蔥油餅就在不遠的前方,攤販車就擺在礁溪路五段與育才路附近的郵局旁,礁溪國小的對面,依舊是大排長龍,礁溪蔥油餅的作法和宜蘭、羅東、三星的大不相同,自頭城起,沿路可見許多專賣蔥油餅的小攤,作法大致相同,先是將揉好的麵糰桿平,然後扔進平底鍋油炸,打一顆蛋,灑上大把蔥花,掀起炸得香酥的麵餅往蔥花蛋上一擺,再翻面,即可大功告成,攤面還擱上多種醬料供買家喜好自由增添。
聽說礁溪蔥油餅受到歡迎的最大秘訣就是炸油,老闆以豬油取代植物油,更添加了蔥油餅的香味。這種經大量油炸麵皮的方式做出來的蔥油餅,口感甚佳,相較於具有高知名度的羅東、三星蔥油餅,毫不遜色。
但畢竟份量單薄,無法完全取代午餐,印象中位在舊街中山路一段的礁溪包子店就在附近,下午一點半後開始出爐,由於名聲響亮,必須排隊購買,而且還每人限量。果然一到現場,早已排滿長龍,我原想放棄,但貪吃的S不死心,在街口遇見一對母女,手上正拎著兩大袋饅頭和包子,她厚著臉皮碰碰運氣詢問母女倆是否能割愛,沒想到人家恰好是當地居民,母親爽朗乾脆地拿出兩個包子割愛。「回到台北要幫忙宣傳來礁溪玩喔!」
我這個偽台北人感到尷尬萬分。
S卻說,妳們宜蘭人怎麼都這麼熱情澎湃啊!

信仰領袖協天廟
說到熱情,就不能不到礁溪協天廟走一遭。宜蘭廟多,礁溪協天廟是最具特色的其中之一,奉祀關聖帝君,建廟已超過兩百年,是北台灣最大的「關帝廟」。S一聽說是古蹟,又是三國中她最崇拜的關公,便不再猛喊腿痠要回飯店。
廟前是一座高聳的牌樓,雕琢精細的牌樓上方清楚見有「敕建協天廟」牌匾,跨過牌樓穿越廣場,站在廟殿前,瞧見那廟聯寫著「協戰魏吳。英雄出類;天生義勇,蜀漢成功。」不禁感到正氣凜然。
殿前的一公一母的石獅雕工細膩,質感精良,進入大殿後,兩側立體突起的門神更讓人驚豔,舉香默禱,只見白煙氤氳,迷離一片,我偷偷打量前來燒香的香客,個個神情凝重虔誠。
跟坐在一旁休息的阿伯聊了起來,他說協天廟是當地人的精神寄託,廟的事就是大家的事,只要到這裡點香膜拜,就讓人感到心安。他又得意說起去年(2008年)十二月礁溪協天廟作醮一事,那可是每12年才舉行的大典,全礁溪鄉民一連吃素5天,以向神明表達虔誠敬意。
「全鄉吃素啊!」S驚訝大呼。
當然不僅如此,阿伯說就連當地溫泉業者也很配合,在這5天來泡溫泉、住宿的遊客也登提供了金棗、素食大餐,礁溪林美村的金棗正好盛產,金棗素食大餐不單單展現了敬神之心,同時也能推廣鄉內農產品及美食。聽完甚感佩服,在這個講究個人的時代,全鄉鄉民願意犧牲個人口腹,可見協天廟在礁溪鄉民心目中的崇高地位。
協天廟也流傳了許多神蹟的故事。
漳州人林應獅等人攜眷同赴福建銅山迎取關帝神像渡台,翻山越嶺,直抵礁溪,發現此地背倚五峰奇山,面臨龜嶼,正是「黃蜂出巢」之靈穴,於是選擇此地定居,但因開墾時期,地僻人稀,加上水土不服,瘟疫猖獗,苦不堪言。面臨天災人禍,關聖帝君正好成為大家精神的依託,相傳嘉慶9年建廟後,當地瘟疫便銷聲匿跡,百姓都相信是得自關帝爺的保佑。
初期建廟十分簡陋,直到咸豐七年廟宇才增建東西廂房與護龍。
後又有一則傳說,清同治六年震台提督劉明燈奉指巡查噶瑪蘭廳時,帶兵紮營於協天廟,但由於天氣寒冷,其部屬為了取暖竟將廟後方的楓樹砍倒作為薪材火料,因此觸怒了神明,當晚即罹患怪病,損失不少官兵。劉明燈只好備牲帶醴,前往廟內祈求神明諒解,但當他走近正門神殿卻故意朝門檻一踢,誰知抬頭一望,滿臉墨黑的關帝聖君突然睜眼怒視,劉明燈嚇得趕緊跪地求饒,請求原諒。
誠心道歉後,部屬果然逐漸痊癒,於是劉明燈回廷稟報經過,並請同治皇帝重修協天廟,這正是牌樓上的「敕建協天廟」匾額的由來,之後協天廟又曾經過多次修繕,才得今日規模。
阿伯說每年農曆正月十三日和六月二十四日為春秋祭祀,活動相當熱鬧。春祭是關帝飛昇日,會進行乞龜活動。廟方先用糯米蒸成紅片粿後交給爐主,爐主再將紅片粿填在龜形的竹製骨架上,再以金紅花裝飾,完成兩隻重達數千斤的大壽龜,供善男信女請求或叩謝。
一直持續到十六日才殺龜、分龜,爐主享有龜頭肉,龜腳則是分給頭家,剩下龜肉則由各方信徒求取,乞求龜肉分給親人享用,吃了後可以消災植福,保佑平安。
秋祭時則是關帝爺誕辰,所有掛香出去的關帝爺都會回到協天廟來,由於工程浩大,協天廟會請附近八大庄的居民共同合作,「返鄉探親」的關帝爺隊伍實在眾多,整個礁溪大街小巷都熱鬧極了,更特別的是還請國小生扮關家軍跳四佾舞,這可是全台僅有。阿伯講得口沫橫飛,使我們有些惋惜來的此刻並非祭祀之日,不然真想目睹萬人空巷的情景。
聽完故事後,我和S再次入內合掌膜拜,凝望著關帝爺,內心更加肅然起敬,不單是因為協天廟的歷史,還有鄉民們的信仰熱忱,都在在顯示了礁溪鄉的與眾不同。

禪意十足的湯圍溝公園
接受協天廟香火洗禮後,雙腿確實有些酸了,S 手邊的零嘴與美食也差不多消耗殆盡,真想找個地方歇歇腳,享受一下雲淡風輕的礁溪。詳查地圖,發現湯圍溝公園就在不遠處。
在礁溪感受溫泉魅力有很多種方式,若在夏季出遊,不想全身浸在熱呼呼的溫泉裡,來一趟湯圍溝公園是最恰當也不過了。湯圍溝公園的範圍是介於德陽路和仁愛路之間,早期當地居民都叫這條熱騰騰的溝仔水為「燒水溝」,寒冬時,水面一片白霧,形成奇特景象。
公園完全採開放式空間,建築以檜木、石子材質為主,無論是水岸綠化或是涼亭景觀,處處充滿禪意。
經常到日本旅遊泡湯的S驚呼連連:「啊,真像出國旅遊去了!」
非常喜歡這種能與週遭環境結合的建築,不會讓人覺得格格不入,沿燒水溝旁設計的是溫泉迴廊,其間設有長條座椅,可以讓民眾欣賞水邊風景,還有供人泡腳的足湯亭,S見狀立即迫不及待找了個空位,將腳伸進去,還不忘向我招手。大概是走了大半天的路,腿痠腳麻,瞧她一臉滿足的模樣,就連坐在對面的白髮阿婆也注意到了。
「來這裡泡腳很健康喔!我每天都來啊!」
白髮阿婆說自己是當地人,雖然住的地方離這裡有點距離,但每天下午還是會盡量抽空到公園來,孫兒有時也會陪伴她一起來。像她這樣的老人還滿多的,不論刮風下雨,只要空閑都會到這裡打發時間,剛開始不認識的人,多次巧遇後,也都成了朋友。
阿婆說若覺得單泡腳滋味不過癮,靠德陽路公園西側還有傳統男女分浴的日式大眾裸湯,也鼓勵我們去嘗試看看,但一想到必須要有與「大眾」一起分享溫泉的勇氣,我和S靦腆地搖了搖頭,阿婆卻爽朗大笑:「這哪有什麼好見笑的啦!每個人的身體不都一樣!」

閃亮的夜明珠
告別開朗的阿婆,再繞回德陽路與礁溪路五段的交叉口,天色已晚,找了家餐館享用美食後,礁溪劇場的演出時間已到,我和S到達時坐滿了人,節目已開演,我們倉促地找了個位置坐下,才發現今天演出者全是由礁溪國小兒童劇團擔綱,孩子們生動活潑的演出,得到現場觀眾的鼓掌與喝采,不知怎麼的也被感染了興奮的氣氛,彷彿在那演出的都是自己的孩子。
我悄悄打量四周觀眾,有當地居民、孩子家長,也有住宿礁溪的旅客、來此一遊的過客。多麼奇妙的緣分啊,讓互不相識的大家,在此共聚,分享礁溪熱情的夜晚。我突然明瞭朋友所說那種熱血沸騰的感覺,旅遊中撞擊出毫無預期的火花,總顯得特別燦爛。
散場後,抬頭仰望礁溪的星空閃爍迷人,白天擠滿人群的街道依舊人潮洶湧,商家的燈火在黑暗中更顯耀眼,阿公那個時代的夜明珠只是轉換成另種形式並沒有消失。在礁溪市區閒散了一整天,我和S有著說不出的心滿意足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vansu2 的頭像
evansu2

芳草萋萋

evansu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礁溪囡仔
  • hi,妳好,碧山莊非虛構,只是早已閉店,
    在地老人都知,真的是當初有名的酒家,
    小時常聽哪個叔叔伯伯又帶朋友去那應酬~
  • 真的啊,謝謝你的告知,我來問問看,碧山莊的舊址在哪裡啊!

    evansu2 於 2010/07/18 11:51 回覆

  • Jing
  • 可以放膽去嘗試湯圍溝溫泉的裸湯,很舒服的地方...
  • 我很害羞,嘻。

    evansu2 於 2010/07/22 21:5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