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新年手忙腳亂地度過了。
首次新年出遊,卻被烏鴉老公給料中,擠擠擠,對我們這個什麼事情都喜歡[禮讓]的家庭來說,人多,擁擠,讓我們手足無措。
說塞車,認了,至少擠在車子裡看影片,聊聊天。
但吃晚餐,早餐,也要排隊,也要跟人潮奮鬥,就讓遊興少了很多。

不過還好的是,我喜歡第一晚住宿的民宿。
光是海景,聽那海潮,我就願意再來住。那真是寫稿的好地方啊。

雖然玩得不是很盡興,但全家人一起出遊的感覺,就是很棒的事情了。不過下回農曆新年我絕對不出去玩了。

但話又說回來,是不是因為自己不擅於規劃出遊,或是真的是很笨拙於玩樂的人,所以才讓旅遊不是很盡興呢?其實事前也收集了資料,也聽了朋友的建議,但到了最後,還是發現,自己好像真的不是很愛出去玩的人。

但這樣真的不太好。對孩子來說,他們需要到台灣各個角落走走,去看看台灣的風景,或許我們得更加多多出去玩,好讓自己變得很會玩。

今年其實有些不同的感受。我的人生好像也有些變化,在寫作上,我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,應該說是另種思維,一個我不曾思考過的方向。那天我又重讀了袁哲生秀才的手錶,和送行,不知不覺傷感起來。
讀著年輕明星早逝的新聞,那幾天,我一直在聽Elliott Smith的歌曲,有些退縮的感覺。
天氣真的太冷了。
連不怎麼憂鬱的人都有些憂鬱起來,有點不開心。
暖爐全開,穿上厚襪,躲在被窩裡。
煩人的事便融化了。

還好,我還有暖爐。

而那個怕孩子挨凍而把棉被全給孩子的爸爸沒有,所以在天冷的時候,他凍死了。
這世界永遠不會公平的。
我還有什麼好不開心的。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evansu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